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部门简介 理论学习 新闻宣传 规章制度 资料文库 下载中心
今天是 欢迎访问华北科技学院党委宣传部网站!
首页 >> 文明创建
“2019华科最美教师”参选人——金安辉
发布日期:2019-04-30 信息来源:字号:[ ]

金安辉同志是文法学院中文系讲师,2004年来华北科技学院任教,迄今已有15年的时间。

金安辉1995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3个月后大学毕业,开始走上神圣的讲坛。20多年来,他一直自觉地将党的教育方针贯彻到自己的教学实践中,注意利用课堂上的每一个契机来向年轻人灌输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比如在讲《文史哲要籍导读》一课中的《史记》部分时,他会引用陈寅恪先生1929年送北大历史系毕业生的诗——“群趋东邻受国史,神州士夫羞欲死。田巴鲁仲两无成,要待诸君洗斯耻”——激励学生勿忘前辈学人的殷殷厚望,发愤图强改变“敦煌在中国但敦煌学在日本,《史记》属于中国但史记学属于日本”的屈辱局面。在讲授《先秦文学》课的楚辞部分时,他会“借题发挥”:1971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欲与中国建交,生命已然垂危的毛泽东主席强支病体接见了田中首相,短短会晤过后,临别时毛主席赠送给田中首相一套明刻朱熹的《楚辞集注》。这个赠礼寓意有二:一是据传日本人是当年中国楚人的后裔,日军侵华,不啻骨肉相残,同根相煎!中日之间再不能让历史的悲剧重演;二是楚人以爱国精神闻名于世,著名的“南冠”、“泣血秦廷”的故事都是楚人爱国热忱的具体表现。所以,毛主席的这个礼物送得实在高明、妙不可言!学生每每听及于此,都双目圆睁满脸涨红,于是润物无声的育人效果就在这“荒腔走板”中恰到好处地完成了。

来到华北科技学院工作后,金安辉非常注意向优秀的前辈、身边的同事学习。已故的张秀林教授是学校首批教学名师,在担任教学督导期间,张老师多次到金安辉的课堂上听课、指导。每次下课,张老师毫无保留地向他传授自己的育人心得与教书经验,金安辉也利用同在一个教学单位的便利,平常开会、活动时就虚心地向张老师讨教。与张老师接触时间长了,金安辉最大的感慨是“经师易得,人师难求”——张老师对自己教过的所有班级都精心保存下来上课时的学生名单,上面的许多名字已然陌生,但名字下面静水流深的却是师生间的浓情厚意。受张老师师道精神的感召,金安辉也多次在看到学生家长罹患重病的消息后毫不犹豫地予以捐助,在学生对专业学习产生困惑时不惮词费地去疏导开解。2013年,金安辉的课上有个叫刘永瑞的同学,酷爱古文字,而家长觉得这门学问太冷,担心没有前途,于是他们约金安辉一起商讨该不该走上古文字研究这条路。金安辉把自己所了解的信息全盘呈上:20世纪是中国考古发掘最有收获的一百年,许多司马迁都未曾一睹的文字资料现在都重见天日,这就为研究古文字的学者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宝藏”与机会。再有,如今国力强大,中央领导人极其重视基础的学科、基础的学问,而中华上古文明就存活在那一个个有待后人破解的古文字中,因此各级政府主管部门为搞古文字研究的学人提供了史上最好的研究条件。最后,古文字是门“绝学”,一旦身怀绝技走遍世界都不愁没有饭吃!听了金安辉的介绍,永瑞的家长最终决定放心地让孩子学习这个专业。刘永瑞四年读书期间,金安辉和他保持密切联系,一直为他加油打气。2017年,刘永瑞终于如愿以绝对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古文字学权威、中国古文字学会会长吴振武教授的门下。刘永瑞毕业离校时,金安辉真诚地对他说:永瑞,不久之后的华科,一定会以你为荣!

无论课内课外,金安辉都很注重引导学生对历史先贤的“风骨”、“操守”、“气象”、“格局”的心追手摹,提倡多阅读先贤的传记,如《居里夫人传》、《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孔子评传》等,从那些高贵的灵魂中可以汲取到弘毅的人格力量,进而形成精神的洁癖。金安辉也不失时机地鼓励学生放下手机省下追剧的时间,去北京人艺观看艺术家们的高雅艺术,去北京的许多博物馆、文人故居参观,以此获得课本之外的直观感受。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心灵会潜移默化得到升华,自己的情操会在行走中变得高洁。金安辉告诉学生:读书可以超凡去俗,行走能够增广见闻,登临使人襟怀高古,吊古则令人去圣未远。不把自己局限于书本课堂,不断开阔自己的视野,提升自己的境界,都是“系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题中应有之义。他亲自撰写了篇幅很长的给中文系同学的推荐书目,后来被转发到网上,流播甚广。他坚信,一个人的情操、境界提升了,走进社会的滚滚洪流中便不会轻易被浊俗搓扁揉圆。精神高度上不去,即使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也很可能是“士无特操”、徒为“精神侏儒”。

这些年来,金安辉坚持上课不用麦克,就用自己原声原版的嗓子传道授业;课堂上很多时候并不使用可以让人“一劳永逸”的PPT,他觉得教师手写板书会便于学生来得及做笔记便于学生边记边思考;同时,金安辉还尽可能将本学科的一些前沿成果适时介绍给学生。如在讲佶屈聱牙的《尚书》时,他会提一下新出土的清华简,用来说明《尚书》现存版本的真伪问题;再向学生介绍一下当代治《尚书》的权威、被誉为“二十世纪史学界最后一位大师”刘起釪先生的“备经交困起一经”的坎坷人生,鼓励学生挑战自己,去阅读刘起釪先生的最新成果最高水准的研究著作《尚书校释译论》。金安辉觉得:哪怕介绍完只有一个人去读《尚书》,这节课就算没有白讲!因为《尚书》永远都是属于小众。教书有年,金安辉刻意追求自己课堂的特色,那就是——趣味。作家汪曾祺说,好的文章恰似揉面,合适比例的面,兑合适比例的水,这样揉出的面才筋道、好吃。他以为讲课亦如此:讲授的内容是面粉,好玩儿的掌故、学科资讯就是水。只吃干的会噎得慌,所以课堂上需要适量“兑点儿水”,来点儿趣味的调剂,效果会好很多。如在讲《诗经》时,他会引一则《世说新语》中的轶事:“玄家中侍婢俱通毛诗。一婢尝忤玄意,玄命长跪阶前。一婢戏谓之曰:‘胡为乎泥中?’此婢应声曰:‘薄言往愬,逢彼之怒。’其风雅如此。”大意是说,郑玄家中两个侍婢都通《诗经》,能借用里面的成语来相互取笑对答,上句的意思是问,你为什么会跪在地上啊?下句的意思答道,我向主人报告事情的时候,正好碰到他恼火的时候。从而体现出郑玄及家人都是极其风雅的人物,也可看出《诗经》对于后世的深远影响。这样适当的“兑水”,会让课堂不致沉闷,尤为重要的是,如果他们觉得这课“好玩儿”,那这就算是“走心”的课堂,是让人欣慰的收获了!经过不懈的努力,金安辉获得过两次学校讲课比赛的二等奖(2005年和2010年),获得过一次学校的优秀教学质量奖(2011年),而金安辉更为看重的是:金杯银杯不如学生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同学们的夸奖。

金安辉懂得“予人杯水己蓄桶水”的道理,为了夯实基础,上课不照本宣科、避免讲授中出现“硬伤”,他平日里喜欢买书藏书读书,积年所藏的专业书籍已逾1.5万册(2013年曾被评为“国家安全监管总局书香科普之家”),金安辉说坐拥书城的感觉“就像家里有矿!”读书时碰上有用的材料就随手记下,聚沙成塔,原本干瘪的课堂会因为涌来越来越多的“源头活水”而日渐丰满。有时为了上课需要的一则材料,他翻箱倒柜,“上穷碧落下黄泉”地寻找,边找边口中喃喃:“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吴小如是金安辉极为景仰的大师,吴先生有个观点:“要想把古代诗文讲出个所以然来,必须掌握写作古诗文的实践经验,否则终不免隔靴搔痒。”因此,金安辉课下也尝试写些古诗文、对联,上课时偶尔拿出来“显摆一下”,很能引起学生的兴趣,更重要的是,这种“示范” 也会激励学生举足“试水”,增强专业学习的成就感、自豪感。金安辉的家距离学校有55公里之遥,倒公交换地铁再步行,往返需要5个小时。他曾向学生这样自嘲:百里奔波,来到华科,来时生机勃勃,回去半死不活。而他真正想说的是:长途跋涉去上课,不把一节课讲好首先对不住的人就是自己!所以,金安辉对刚入职的年轻同事蛮有感慨地说过一句话:上完课后正确的feel就应该是“感觉身体被掏空”!

金安辉说:教育神圣,兹体事大,置身杏坛,敢不尽瘁?在如今这个娱乐至死、碎片化信息泛滥成灾的时代,为人师者如何在日常教学过程中把握好传统与现代、个性与从众、兴趣与规范诸种矛盾之平衡,秉持师德,育人有术,洵非易事!借用一句流行语:教书容易,教好不易,所以必须且行且珍惜、且行且努力。这些年来金安辉特别自豪的一件事是:因学科需要,他上课板书向来繁体竖写,现在,微信朋友圈里好些同学的输入法一直都在使用繁体字,他们说:用繁体,很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16 华北科技学院-党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
通信地址:北京东燕郊206信箱 邮政编码:101601
联系电话(TEl):010-61591497 电子邮件(Email):dwxcb@ncist.edu.cn